當前位置:能源資訊 » 能源人物 » 國內能源人物

《高端說》辛辣12問隆基股份創始人李振國!

日期:2019-11-22    來源:光伏頭條(微信號:PV-2005)  作者:魏雪梅

能源資訊中心

2019
11/22
08:54

關鍵詞: 光伏企業 隆基股份 光伏市場 高端說

 
  偉大的時代,由偉大的創始人推動。
  時代風起云涌,百舸爭流,每個行業都有一群為夢想燃燒自己的創始人,他們默默耕耘,一路披荊斬棘,為時代帶來了新的可能,新的變革與新的力量。
  尤其光伏行業向來瞬息萬變,即便是最具創新力的創始人,也需要應對技術、環境和社會領域的諸多挑戰。
  2019年11月初,陜西·西安,初冬時節,天氣晴好。國際能源網《高端說》對隆基股份創始人、總裁進行了時長40分鐘的高端訪談。從行業、產業到企業經營發展,再到個人困惑等方方面面,李振國敞開心扉,詳細闡釋自己的看法與見解。

       國際能源網執行董事、總裁 張福龍
  國際能源網首席記者、光伏產業主編 魏雪梅
  對話
  隆基股份創始人、總裁 李振國
  李振國出席2019線下《高端說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關于隆基漂亮的三季報,作為隆基的創始人,您認為隆基為什么會保持這樣好的發展勢頭?
  李振國:我覺得其實是現象大家都比較看得見的,就是隆基的財報從我們自己包括在行業內,我們是屬于努力了,答卷還算不錯。但是市場上面還是隱隱有所擔憂,我想這種擔憂主要是來自于兩個方面。因為一方面還是對這種技術進步速度比較快,下一個技術的方向上面隆基是不是真正選對了方向,這個方面的一個擔憂。
  第二個擔憂主要是來自于光伏這個產品價格這些年持續在下降,明年可能我們這個產品仍然會下降價格,那這種情況下你是不是還能保持住盈利的一個勢頭,所以在這方面我覺得對于我們來講,我覺得其實是市場不必有太大的擔憂。因為光伏的價格上面來說,光伏產品的持續下降,他是一個行業發展的一個主旋律,或者我們認為他是個主邏輯,原因是什么呢?光伏這個產業他最終承擔起來的是我們整個全球能源結構轉型,能源結構往清潔能源上走的一個重任,甚至說是它還會承擔起來修復這個地球生態的一個重任。
  在這過程當中,它自身的一個經濟性是必須要解決掉的,經濟性解決第一階段就首先他要能夠和傳統的化石能源能夠在經濟上匹配。第二階段是再足夠經濟,人類可以利用它去修復這個地球的這種生態。所以說在過去這些年價格下降的幅度巨大,但是在這里面的龍頭企業就是在這種快速價格下降的情況下,仍然能夠獲得比較好的盈利或者叫投資收益,我相信未來如果說你解決好了自身的這種技術進步、成本降低和投資效率的話,同樣也還會有比較好的一個收益,所以說我說大家不必過于擔憂和擔心。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隆基融資已過百億,創造性的現金流可能在40%左右,存量和應收賬款是現在困擾隆基的兩個重要問題嗎?
  李振國:我想如果大家不做事情,那就不需要錢,你如果想去做好的事情,做更大的事情,那你一定需要解決外部資源的這個問題。當然你去做這件事情,你首先的一個依據就是你能夠是領先的,是能夠賺錢的,所以在這種前提下來講,你應該去做的更大的規模或者更快速地去往前走。所以隆基在這方面看起來這些年我們是融的比較多,但是我們自身的一個發展還是比較快的。
  從資本市場上我們剛上市的時候,我們是六十個億的市值,現在有十幾倍了,所以在全過程當中,雖然從資本市場上是融到了一些資,從整個結果上來說,參與我們所有環節融資的投資人實際上隨著隆基發展的過程當中也得到了一個很好的回報,這是其一。其二就是我們融了這些資,全部都用到了我們領先的主業的一個發展上去了,比如我們在剛上市那個階段,我們一年的銷售收入十幾個億,但是現在我們一年的盈利是我們那些年銷售收入的兩到三倍。
  所以我剛才還回到那句話,如果你不做事情,你當然不需要融資,你如果想繼續事情,你是需要這些融資的。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目前隆基的現金流壓力大嗎?
  李振國:從經營性上,還是仍然那句話,如果我們維持目前的這種規模,當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光伏行業我們要順應趨勢和潮流,我們僅僅做到今天這一步是不夠的,所以我要繼續往前去努力做的時候,那你就無論是人員上,比如我們從現有的產能和人員規模上似乎用的人蠻多,但原因是沒有去優化,因為我們持續規模在擴張,我需要培訓,需要提前招收這些人,一個道理,主要是現在從資金上來說,如果我停滯在今天這個規模,當然我們是沒有問題的,我關鍵是光伏行業未來前景那么廣闊,如果我們在這個階段不去努力,不去順應和跟上這個潮流的話,可能幾年之后就落伍了,我們就趕不上整個能源轉型和整個人類發展生態修復這一波大的趨勢,我覺得我們就錯過去了,這個是主要的一個事情。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目前為止整個光伏產業的企業經過2018年的新政之后出現了涇渭分明的兩級,您認為這個兩級的出現是市場疲軟的結果,還是產業競爭的結果?
  李振國:其實我覺得大家對去年531光伏政策的調整各方面的解讀都過度了,光伏的去補貼化是一個必然發生的結果,也是我們光伏從業人員去努力追求的一個結果,所以在這個角度上來說,這個政策的對去補貼這個政策上來講,我覺得大家是整個市場,包括同行,包括資本市場,包括可能很多人解讀過度了。其實中國市場特別電力市場如果說大的話,大概占全球的四分之一,在一個正常的范圍內中國光伏的裝機占全球四分之一,也屬于正常的一件事情。
  你像2017年光伏的裝機占到全球50%,這種情況來說當時國內的發展速度比較快。但是其實在今天來講,海外市場的發展確定性要比國內還要高,因為原因是光伏不依賴補貼,光伏平價之后海外很多地區他是一個純市場化的一個市場。因此,他的發展基本上受政策的影響是比較小的。同時國內531這個政策之后也基本上補貼都很少了,所以說他再受到政策影響不是說因為補貼電價的影響,而是說怎么去解決根本問題,因為中國的能源利益格局比較復雜,這中間的體制造成的一些可能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阻力和障礙,我覺得這些東西解決好就行了。
  所以光伏的一個在531之后出現的這種分化,其實并不一定只有這531之后才出現這種情況,在過去這幾年一直在上來,只不過531之后大家更明顯的看出來了,所以這不僅僅是光伏行業的發展,任何一個行業的發展他最后都面臨這種,從一個新興的產業最后到他成熟過程當中他都面臨著整合,這種整合就是你的技術領先的企業,資金實力比較強的企業,你管理比較精細和優秀的企業,最后會逐步的成長壯大起來。當然這些因素比較弱的企業,或者好幾個因素你都不能趕上來的企業,你逐步可能就要被淘汰,被淡出這個產業里面,所以說不僅僅是光伏,所有的產業都會是一樣的情況。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您心中對光伏這個產業的變與不變是怎么樣理解的,下一步發展的目標是什么?
  李振國:我覺得其實這個問題我就稍微話長一點,我在光伏從業過程當中,其實我是經歷過幾個這種,我把他視為哲學的一個思考在這個里邊,大概是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應該是十年以前,就大概在2006年到2010年這個中間,其實這個階段我思考更多的內容就是你站在度電成本的角度上來說,哪個技術路線才是光伏發電度電成本最低的一個著陸線,當然我們的結論是單晶路線。這個路線在未來是最低路線,我怎么樣去發展它,保持它,盡快地把它實現了,這個是在那個階段思考的問題,所以說在這個階段有些工作是后續做的,但是從思考上來說,你比如將來很多技術路線要比較,包括金剛線作為一個終極的切片方案,我們在那個階段已經認定了,這些東西是那個階段思考的問題。
  到大概四、五年以前,思考的問題重心就有點改變,因為在那個階段關于那個問題我們認為已經思考清楚了,而且行業也會在走,包括光伏會成為人類能源,本身它成為人類能源最便宜的一種能源,也已經我們認為指日可待了,這個階段可能我們更多的思考的是光伏在未來的全球的能源結構里面它應該扮演什么角色,它應該處在什么位置,包括它因為他的非連續性的缺陷,將來應該怎么去跟不同形式的儲能去結合,這些不同形式的儲能還包括你自身電網柔性對它的接納,所以這個階段其實更多的思考的是這個問題。
  還有一個情況就是去年的時候,其實在有一些報道里提到過,我剛好是在劍橋那邊上過一次課,又受到了一些觸動。因為幾個偉大的物理學家他在看未來這個地球的時候,其實他對這個地球是充滿擔憂的,就是他認為這種特別是過去幾十年、上百年的這種人類活動對地球生態的破壞是在加劇并且不可修復,所以說在這過程當中啟發光伏其實他們低估了它的作用,如果說我們將來光伏技術進一步的發展,和儲能的結合變得更為緊密,其實光伏是可以承擔起修復地球生態的任務的。舉個例子就是你可以進行大規模的海水淡化,把這種淡化引到荒漠地區,荒漠有了水就有植被,有了植被就可以吸收空氣當中的二氧化碳,它吸收固化下來是固碳過程,為什么以前人不去這么想?原因是你干這件事情是需要能源的,你一談起需要能源那就意味著以以往的能源結構你需要碳排放,你到底吸收的多,固化的多還是排的多,這個大家說不清楚。
  之后就考慮如果我前一段生產、制造過程當中,我是一個用清潔能源生產自清潔能源,就是我在那過程是零排放的過程,我后續就完全變成了一個純粹的一個正向的過程了。當然我們也做過宏觀上的分析,比如說我們分析寒帶、亞熱帶、熱帶地區的不同的這種地區,每平方公里的荒漠變成綠洲之后,它吸收固化碳的總量,最后的結論也是令人振奮的。就是當地球荒漠面積的70%變成綠洲以后,就可以吸收固化下來這個自有人類產生以來產生的碳排放,就是剛才你看那個視頻里面,其實我們也提到了這個觀點。所以說我就覺得他在思考的時候可能不同的階段思考的問題點是不一樣的,所以我說時間起來思考的是度電成本的競爭力的問題,不同的路線。
  四、五年前思考的是光伏跟儲能怎么去結合,現在可能腦子里想的是其實光伏未來還能承擔起更重要的,對我們這個人類,或者是對這個星球更重要的任務。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通過規模效益來降低成本,并以此保持壟斷地位,形成競爭優勢,這是隆基一貫的策略嗎?未來是不是依然堅守這樣的策略?
  李振國:我覺得您講這個壟斷這個詞不是隆基所追求的,其實我們是希望通過我們自身的這種技術進步,還有更好的一種管理,能夠推動這個行業的一個發展,能夠讓平價上網更早的實現,這個目標我覺得基本上實現了。因為在全球在相當多的國家和地區光伏已經是它本身最便宜的一種能源了,下一步我們還要踐行用清潔能源制造清潔能源,另外一個我們希望把這種光伏能源這種可再生能源成本降得更低。因為有足夠廉價的這種能源的時候你可以干很多事情,所以說就包括修復生態的一件事情,這是我們主要的一個目標。
  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實現這個目標,比如我們自己公司很清晰的路徑,我們在進行決策,在方向判斷我們就很清晰的原則就是一個是第一性原則,一個是立足未來,用這種方法去進行判斷,通過這種重視和高的研發投入來去實現這種結果,在之后用比較好的這種謹慎和保守的財務來形成這種支撐,你把這個事業能夠更長久的走下去,才能來去實現自己心中可能最終極的這種理想,我覺得是這么一種路徑在走。
  當然從結果上來說,這么走了結果上看隆基盈利能力還可以,這種別人可能不敢擴的你就敢擴,出來這種結果在剛才我講的這幾個前提條件下來形成的這種結果。
  有這種理念同時你有做事情的判斷方向、判斷問題的方法,然后要重視研發,一定要重視這種科技創新,同時要有穩健的財務,我覺得這些東西走下去你這個企業才能長久。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在第三次的光伏變革當中,李總對隆基未來的發展,有沒有什么一些擔憂的地方?
  李振國:我覺得其實以前有很多人問過隆基將來的這種風險在什么地方,我覺得有兩點,第一點就是超出我們認知的黑科技的出現,雖然隆基我們極其重視技術創新,我們對我們自己走的技術路徑也是充分的進行論證,我們對這個世界出現的新的科技極度的關注,并且一旦跟我們有相關,我們都會去進行這種充分的論證和研究,但是人的認知或者你的團隊的認知他總有一個范圍,你超過了這個范圍的事情的一個出現,那有可能他會形成一種對這個事業的顛覆或者技術路線的一個顛覆,這個我們是認為是有可能的。這種黑科技是不包括現有的技術,比如大家講到的HJT以及將來更大尺寸的硅片,更不包括鈣鈦礦,我們認為有可能還有一些我們現在還沒認識到的東西,還可能會出現,這是第一個。
  第二點,實際上在于我們自己的團隊和我們自己的組織能力。因為企業從幾個人發展到現在,超過三萬人,我們企業也從前面小的企業發展到今天幾百億的銷售收入,也可能幾年以后更大。但是畢竟我們沒有管過更大規模的企業,人數還在增加,在這過程當中我們會盡自己的最大努力來保持一個開放學習的一個態度。但是你畢竟沒做過,所以說我覺得這兩個是企業下一步發展的風險,其他方面我們倒還沒有看到,或者說我們基本上對這風險分析的比較透徹,我們都有應對的這種措施和想法。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繼隆基M6發布之后,行業內相繼有企業發布了M12,未來單晶硅片的發展趨勢可能是大尺寸會形成一種主流,M6和M12在應用端上有明顯的技術差異,在這樣的一個狹路相逢的競爭當中,李總認為M12的出現是推動產業發展的促進劑,還是一個非常不可估量的競爭?隆基將要怎么樣應對?
  李振國:我覺得其實等于說是行業的發展過程中,現在每年有100多吉瓦的需求,你在今后的一年、兩年里面,你這100多吉瓦是一個什么產品來滿足這個市場的需求,還是要立足于今天能夠量產或者即將量產的這種技術,你需要滿足這個階段的一個需求。這個首先是一個情況。第二個情況在我們半年報出來之后,我在跟我們的業績說明會上我們也有一個觀點,我今天把這個觀點也再花點時間跟您交流一下。我就說今天我們來看待一個系統,一個最近可能在招標的時候站內系統招標的一個包含組件的價格已經到了三塊五左右的水平了,大家可以看到很多這種。這次三塊五這種站內的光伏系統的造價里面,發現電池片只占了九毛錢。
  那么剩下的這個所有的成本或者說大部分的成本,應該是剩下75%的成本來自于哪個地方呢?三個方面,第一是為了保護這個電池片,你用的玻璃,用的邊框,用的里面EV都是為了保護這個電池片在未來它的幾十年工作過程當中免受風吹雨打,是為了保護這個電池片的,這是一部分。第二部分,為了支撐這個電池片有一個比較合適的角度運行它,比如說我們用的水泥墩子、支架,甚至包括有些還用了追蹤系統,這些是為了支撐這個電池片能夠讓它去工作的。第三部分,是為了收集它發出來的電流的,比如說我用的電纜,用的逆變器,用到的變壓器。
  如果你把這個結構想清楚了之后,如果說是任何一個新的技術出來,它如果維持到跟現有的轉換效率差不多的一個情況的時候,除了這九毛錢的電池片之外,剩下的一點都省不了,保護它的這些功能,支撐它的功能和收集它電流的功能你一個都少不了。
  如果說它的轉化效率低的話,剛才說的這些成本都會上升,所以因此回過頭我們再看薄膜和更大尺寸的硅片。薄膜今天是有很多進展,但是他還沒有轉化效率到晶硅這種水平,所以因此即使說穩定性成熟了什么之類的,它也就是頂多取代現在九毛錢的電池片,剩下的成本啥也省不了。而且這個電池片隨著下面進步九毛錢成本還在降低,一樣的大硅片如果改變不了轉化效率,不能是更高的轉換效率,它也就是在這個九毛錢電池片上做文章,剩下的所有的東西還是省不了的,去保護它的,支撐它的,收集電流的,怎么能夠談得上顛覆,所以說不存在這個概念。
  所以說這件事情因為涉及同行業的一些做法和想法,所以我們不需要過度的評價,但是我就只是講這中間最本質的邏輯道理就OK了。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十四五即將到來,我們國際能源網也在11月15號光伏產業論壇上主打呼吁行業形成產業良性的生態,面對十四五這個大背景,隆基從推動行業發展的角度出發來說,你有一些什么樣的想法和呼吁?
  李振國:其實我一直在講,我說中國能源利益格局太過復雜,所以說新能源在國內發展反倒是面臨比較大的一些挑戰,主要是各方共識的一些問題。你比如早期的時候大家攻擊光伏產業高耗能、高污染,當然我覺得這個可能很容易被解釋,所以我今天就不多說了,完全是無稽之談。之后又講光伏是靠補貼不經濟,甚至有些難聽的話說光伏這個產業是吸血鬼,當然是前兩年靠補貼的時候可能會受到這種質疑,但是今天逐步我們去補貼時代已經到來。同時那個階段還會有人講光伏不連續、垃圾電,但是后來發現人家德國人電網40%用的光伏也沒問題,這種聲音變小了,大家不說這個話了。
  但是我認為仍然是這些思潮是在阻礙著這個產業的一個發展,包括現在電網是光伏的一個可能面臨的大問題,事實上電網的柔性是不是被充分利用上。比如原來我們國內有很多電源點,比如說像水電等都是可以很好調節電源的,是不是我們統一納入到整體的一個跟清潔能源進行互補、調解的這種東西,或者這種局面上去了,我覺得這些方面我相信都會面臨巨大的這種挑戰在里面。當然還有一些更奇怪的聲音就是,說你這個光伏發展了,傳統能源將來衰敗了面臨民生問題,這些地方的從業人員怎么辦?
  其實這些東西,舉個例子,一個煤礦工人他井下挖煤,你今天讓他上來,做光伏電站運維,只是他謀生的一個職業出現了變化,跟他們有什么多大關系呢?所以說這類的事情我覺得可能都面臨著相當多的這種挑戰,我們是希望能夠在今后這些年里邊,努力地宣傳光伏的實質和它對未來人類社會和經濟社會的一個影響,里面涉及到我們能源安全的問題,甚至我們整個國家安全的問題,你可以看看過去這么多這一百年的戰爭史,基本上都是為了爭奪這種能源和包括能源通道引發的。如果說光伏普及了,大家各地能源自給了,還減少了這種戰爭發生的概率。
  所以說這類事情上來說,都是一個很正向的,讓多數人逐步理解、認識到這些東西,光伏的資源是無限大的,也越來越經濟,平衡問題很快也會被解決,同時更多的利用會修復我們地球的生態,這幾個邏輯我覺得讓全社會更多的去認識到,自然而然大家認識到以后,我相信政策制定層、決策層自然就會有正確的選擇。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現在業界有預測說隆基明年會掀起單晶的價格戰,對于這樣的說法,李總今天可以做一些透露嗎?
  李振國:我覺得可能你問的問題來說,可能是角度有問題,我覺得光伏行業這么多年發展,降價是主趨勢和主邏輯,你不降價怎么能夠跟傳統能源去競爭呢?
  比如十年以前單晶硅片就是在2007年、2008年的時候,那一片要一百塊錢,現在到三塊錢,否則,光伏產業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快速的發展。說價格下行是行業發展的一個主邏輯,這是第一個,行業特點。第二個競爭帶來的一個整合,任何一個行業從新興行業到成熟,都面臨著不停地競爭、整合、優勝劣汰,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優勢的企業重視技術進步,財務健康,管理精細,你逐步就越來越強。
  不要說是今天這種從一百塊錢到三塊錢硅片,在過程當中到十塊錢的時候死了一大批企業,你說是純粹是因為價格競爭導致他十塊錢都沒辦法做了,你降到三塊錢根本不可能生存了,所以說大家在講的這種價格戰這些東西還是不能脫離行業發展的主邏輯,這個行業本來就需要我們去不斷地技術進步,不斷地去精細管理,不斷地降低成本,然后來實現一個跟傳統能源競爭的格局,來實現一個將來整個成為人類發展主流能源的一個需求,這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在整個光伏行業的發展遇到一個瓶頸或者說下坡期的時候,您有一些什么樣的想法,有一些什么樣的呼吁或者隆基要做些什么?
  李振國:首先我不同意你那個觀點,說這個行業在下行,產業在萎縮這些。產業持續在發展,而且未來會發展的越來越大,主要是大的程度是現在很多人都不敢想象的,所以說這一點上來說是我們對產業的一個信心,包括今天我們也沒有認為產業是在下行、在萎縮,這是第一個觀點。第二點觀點上來說,產業生態所有這些東西的形成不是靠別人給的,是靠自己干出來了,所以你一定在各自的環節,擅長的環節形成自己核心的競爭力,將來你在這個環節才能會走得很遠。
  所以說假如任何幾家企業說聯合起來搞一些價格同盟,通過這種價格同盟獲取更好的利潤、收益,我認為在光伏行業里面,第一是不合時宜的,因為忘記光伏行業發展的本質要求了,你就是要取代傳統能源,就是要為人類未來的生態做貢獻,你這么干是阻礙這個行業的發展。第二個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像西方先進的理念的一些國家,為什么要反壟斷,反壟斷就是反對你通過這種地位最后形成這種超額的利潤,然后來阻礙這種整個社會進步和發展,所以說產業未來的那種生態的形成和商業文明我覺得都是要靠自己單個企業核心競爭力的形成,同時未來合作在一起的一定是行業里面大家都是一些優質的,大家都是有比較好競爭力的企業,一定會自然合作。
  不同的環節形成不同的這種優勢,自然而然會走到一起。當然在過程當中,我反倒認為大家在一起非技術進步形成的這種聯合,或者說是我對價格形成的一種干預這反倒是不文明的一種做法,因為他阻礙了整個社會文明進步的一個發展。
  國際能源網《高端說》:隆基這些年為什么可以快速成為一家行業領先的企業?
  李振國:我覺得隆基從一開始一直沒有這個主觀的想法,我們只是按我們自己的一種邏輯在去走,其實在剛才的談話里已經都說到了,要總結一下的話第一個我們對行業的發展有極度的信心,因為這種信心在于,首先這件事情他是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對我們地球,對這人類,包括對能源轉型他有意義,而且我們也相信他一定會發展得很健康,市場未來也會十分大,這是首先有個信念。
  第二個我覺得我們有個方法,這個方法其實我們在進行這種產業核心競爭力的形成的過程當中,你得有一個判斷,包括戰略判斷,包括技術路線的判斷,甚至包括解決一些實際問題的判斷,這個方法就是兩條。第一條底限原則,第二條立足未來,我不是看今天,我要看三年以后、五年以后,甚至十年以后,我用這方法來去解決我所有過程當中面臨的這些問題。第三個層次就是有了信念,有了方法,那我形成這種能力,我們依靠的是什么,我覺得主要是依靠技術進步,依靠自己對研發、對科技的這種投入,你就形成了優勢,你有信念,有判斷方向,然后你把這問題要解決了。
  最后還需要一個保障,這種保障自己穩健的財務,所以說我覺得通過這種走到今天了,未必是隆基在十年以前我們就有雄心大志,我一定要成為干什么,我覺得如果有了我目前這種想法,可能自然而然也許走到今天,當然不排除行業內有人比我們這個理念想法更為先進,那保不準人家將來走到我們前頭,我覺得這個事情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返回 國際新能源網 首頁

能源資訊一手掌握,關注 "國際能源網" 微信公眾號

看資訊 / 讀政策 / 找項目 / 推品牌 / 賣產品 / 招投標 / 招代理 / 發新聞

掃碼關注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掃碼關注
國際能源網
掃碼關注
光伏頭條
掃碼關注
儲能頭條
掃碼關注
風電頭條

客服電話400-8256-198
新聞舉報
返回首頁
返回頂部

國際能源網站群

國際能源網 國際新能源網 國際太陽能光伏網 國際電力網 國際風電網 國際儲能電池網 國際節能環保網 國際煤炭網 國際石油網 國際燃氣網
吃鸡游戏怎么快速降落到地面
球探篮球nba比分 nba比分7m 微信公众号打赏赚钱可行吗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篮球比分竞彩比分手机比分 酷彩娱乐苹果 用电脑简单赚钱的方法 天津十一选五 梦幻109双开能赚钱不 三人麻将规则及玩法 宁夏十一选五 全民仙侠赚钱攻略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电脑版 篮球比分90vs 永恒彩票网址 qq大众麻将规则 极速11选5